| 设为主页 | 保存桌面 | 手机版 | 二维码
13

深圳市九阳电池有限公司

电池组配件;镍氢电池;干电池;充电电池;锂电池;纽扣电池;

网站公告
九阳集团下属:九阳电池工厂,九阳光电工厂,深圳市九阳电池有限公司--- 一般纳税人优秀企业,生产型17%增值税, 拥有自主进出口权利,商检备案。.九阳电池所有产品通过中国海关商检、SGS-ROHS认证、美国FCC强制认证、欧盟CE认证、MSDS安全认证。
产品分类
站内搜索
 
友情链接
四海图库
最老版三怪玄机图 帮助公司回归本位:股利分配的法律监管
发布时间:2020-01-20        浏览次数: 次        

  【核心提示】这种半强制分红政策可能存在“监管悖论”,即该政策未能对理应提高分红水平的上市公司予以有效的约束,反而对需要减少分红的上市公司形成了束缚。这样,一些不该被监管的公司成为监管的“受害者”,一些大股东利用恶意分红或超能力派现变相套现侵害中小投资者利益的行为反而变得更加“合理合法”。

  中国资本市场在一定范围内存在“重融资、轻回报”的现象,监管部门对此制定了一系列规制措施,以强化上市公司的股利分配责任,然而,这些“半强制分红政策”的规制效果并不理想。促进股东获得合理投资回报,既是上市公司履行股东受托责任的重要体现,也是政府“有形之手”调控市场、重塑优良投融资环境的内在要求。

  为遏制证券市场“重圈钱、轻回报”的畸形价值取向,规范上市公司的股利分配行为,监管部门自2001年开始对上市公司的分红政策提出要求,后又出台了一系列的规范性文件,将股利分配行为与再融资资格相挂钩,逐步细化和严格了上市公司的分红政策。在证监会股利分配量化管制的背景下,上市公司的分红普遍性和分红水平得以提高,投资者权益的保护力度有所增强,但效应并不理想。

  现行监管思路是,有融资需求的上市公司未达到监管明线要求的,即丧失再融资资格。这种规制思路存在一定局限性:(1)监管考核期间是再融资“前三年”,上市公司为迎合政府监管发放股利的动机,容易诱发“钓鱼式分红”的短期行为。优质企业将不得不在分红后通过股权再融资把资金再筹集进来,中间产生的税费等损耗将无疑会增加融资成本;而对于某些企图通过配股、增发来“圈钱”的公司而言,分红派息可能会沦为其“欲先取之,必先予之”的手段——先付出一点现金股利以图再融资时获取更多资金。(2)再融资的约束条件可能造成股利分配的异化甚至逆向选择。一些现金流匮乏但有较强融资需求的高成长公司,未必有能力达到再融资的分红要求,但迫于监管的规定又不得不发放现金股利;而那些现金流充沛的成熟型或垄断行业上市公司,理论上要进行较高比例分红,却由于其没有融资需求,从而产生监管盲区。

  这种半强制分红政策可能存在“监管悖论”,即该政策未能对理应提高分红水平的上市公司予以有效的约束,反而对需要减少分红的上市公司形成了束缚。这样,一些不该被监管的公司成为监管的“受害者”,一些大股东利用恶意分红或超能力派现变相套现侵害中小投资者利益的行为反而变得更加“合理合法”。

  证券市场自身不可能以有效方式和最低成本生产证券产品、提供证券交易机会,是政府进行市场干预的主要理由。我国证券市场长期容忍大量国有控股上市公司不分红、少分红,忽略了广大流通股股东“投资回报”的意愿。与发达国家股权相对分散的股权结构不同,我国上市公司股权结构由于历史原因导致先天性失衡。无论是国有上市公司还是民营上市公司均存在“一股独大”的现象,管理层由大股东任命,信息掌握在大股东手中。治理结构中最重要的制衡监督机制难以形成。独立董事基本由大股东任命,独立性没有保障,代表中小股东提出股利分配建议成为空中楼阁。加之司法救济的无力与苍白,中小股东的诉求面临欲投无门。长此以往,证券市场基本准则遭到破坏,极大地影响证券市场的健康发展。

  保护中小股东的利益是股利分配法律制度所应追求的最根本的目标。对于分红意识较为薄弱的中国资本市场而言,通过政府力量来实现公司大股东和中小股东利益的平衡,成为一种必要。同时,也应该防止另外一种倾向,即公共性质是政府监管机构的优势,其应严格代表社会公共利益对市场活动进行监督管理。股利政策的监管应避免过度介入市场,造成不合理的干扰和寻租行为。

  在现代证券市场中,政府从公共利益目标出发,为证券市场提供的基本服务就是制定市场运行的基本规则并保障其运行。但政府过度介入产生的监管自利行为,会给市场其他经济主体的权利边界造成限制和侵害,从而影响市场自由和效率法则。从法律关系角度说,股利分配的核心问题是如何平衡公司各方利益相关者之间的利益,使公司能够稳定发展,实现资源配置的最优化。因而,证券市场中政府监管“度”的把握十分重要:监管不足可能放大证券交易的风险,损害市场稳定和投资者利益;而监管过度同样会产生负效应,阻碍金融的创新发展。因此,政府监管应以不阻碍金融创新为前提条件。对公司股利分配政策的干预,并不是意图代替上市公司的董事会和股东大会作出相关决策,监管的根本目标在于督促上市公司完善治理结构,合理分配资金资源,强化回报投资者意识,做到分配政策的投资者利益最大化。监管的出发点应着重于引导和鼓励,制度设计以非强制性为主,意在促进上市公司提高分红比例,避免干涉上市公司在利润分配事项上的自主决定权。未来的市场监管方向只应在公司的分红规划、信息披露上作出规定,具体的股利政策则交给上市公司自己决策。

  股利分配的政策应多采取激励手段来引导上市公司作出有利于股东利益的现金分红决策,具体分红政策由上市公司根据其自身实际情况来选择和实施。一方面,可根据上市公司不同现金分红情况制定有区别的审核程序、信息披露内容:对于现金分红比例不同的公司,分类提出不同的信息披露和程序要求;通过制度激励手段为积极分配股利的上市公司提供市场准入支持或享受“绿色通道”,体现监管导向,进而推动上市公司提高现金分红比例。另一方面,税收政策的制定也应尽可能地降低税收负担,运用税收调节机制调控上市公司的股利分配行为。

  强制性的股利政策可能产生“一刀切”的负面效果,对业绩比较差但有融资需求的上市公司无疑会雪上加霜,而对业绩较好的公司会损害其成长性,最终损害共同的长远利益。因此,有必要考虑针对不同类型上市公司规定有区别的股利政策。建议在充分尊重公司自治的基础上,可根据所有制形式、行业特点与成长周期等因素的不同,进一步探索差异化股利政策,采取分类解决的方式,推动上市公司提升投资者回报水平。

  从法律规范的角度看,监管者应避免矫枉过正,采取适当、合理的外力监管,帮助上市公司回到基本的责任和义务原点上来。当然,理顺公司内部治理机制才是解决问题的内因动力,逐渐沿着“强制管制—相机管制—自发理性”的思路演变,让市场实现有效的自我管理。上市公司股利分配的监管不能触及自治的底线,应当尊重公司自治原则,通过契约设计和制度创新遏制上市公司非理性的分红行为,一肖中特一码中特蓬莱市易三考试小学304中队发扬“一谈做书签”制衡股权利益关系,持续培育“积极回报投资者”的股权文化,以改善资本市场的生态环境,增强资本市场的吸引力和活力。00553来料财神爷幽笑话,http://www.tivgear.com